世界,您好!

看看电视,看看她,不慌不忙,因为她保持仰望的姿势,一动不动,仿佛雕塑。空地的圆心,一位年纪约莫三四十的女士,可能是鼻子当时反应不灵敏,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异味。赶紧从背包里找了找,一包纸巾,找到了,直接递给了她,她好像在慢慢抬头看我。那个在地铁呕吐的女士,你在这个城市还好吗?
陌生人递纸巾 生活不易 你给陌生人递过纸巾吗
故事一:我在食堂送你纸巾的男生,你还记得我吗?那天的实验课,持续站立三个多小时,眼睛往下掉落无数次,眼睛睁得胀疼。最后,实验结束,数据还是有所偏差,感觉力气已经耗了一大半。晚餐时间,我选了距离最近的五食堂,食欲不佳,看看电视吧。破天荒选了一个靠近电视屏幕的位置。不到两米处的四人桌,我点了爱吃的丁丁炒面。抬头有电视,仰望六十度,脖子有点费劲。炒面不烫,我一会儿抬头看电视,一会儿低头吃炒面。吃到将近一半的时候,突然发现同一张餐桌,左边对面坐着一个穿白衬衣的女生。她看着电视,目不转睛,嘴里嚼着东西,用勺子装半匙,然后右手拿起,半空中停留,低头吃饭。米饭,两个满是蔬菜炒鸡蛋的菜,慢慢地,一点点变少。齐耳短发,干净利落,可这个吃法和节奏,让人看得着急。我突然觉得,这很有趣。看看电视,看看她,不慌不忙,因为她保持仰望的姿势,一动不动,仿佛雕塑。时间过得很慢。我再慢,也比她快。电视节目插播广告,周边来来去去,很多人陆陆续续离开食堂。我听到瓢和盆儿的碰撞声,食堂快下班了。从没试过吃饭吃到食堂下班。刚好带了纸巾一小包,我抽出一张纸,擦嘴,左边,右边。偷瞄了一下,白衬衣女生还坐在对面,饭菜基本吃完,只剩一些米饭。她坐在那里,看着电视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我以为她没带纸巾,于是不假思索,快速递了一张,给这位素不相识的校友。她接住,怔怔地看着我,没等她回过神来。我转身潇洒离开。后来,再没见过她。但是,我记得她的眼睛。你还记好吗?故事二:那个一大早在地铁上呕吐的女士,你在这个城市还好吗?清晨匆匆忙忙出门,上班高峰期,地铁总是拥挤。我见缝就进,尽量到里面站,空间稍微宽松些。不小心踢到一包行李,大概十几斤的布袋子,赶紧逃离拥堵。看了看,不知道是谁的,横放在走廊中间,基本不是靠着两边的座位,少有的分辨不出主人在哪?是哪位?地铁稍有规律地轻晃。我看到头低到接近座位的中长发,马尾辫仿佛要翻转下来了。然后,“哇啦 哇啦”,我听到一阵阵的好像呕吐的声音。于此同时,原本挤在一起的人群,突然间四周散开,中间留了一大片空地。还有那个布袋子行李,没有挪动,应该是呕吐的主人所有。我站在空地边缘,人群退得更远。我当时在想什么,记不得了。我听到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,有人厌恶地轻哼声,有人捂住鼻子,双手捂住。我呢!第一个反应是,谁呕吐了?空地的圆心,一位年纪约莫三四十的女士,可能是鼻子当时反应不灵敏,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异味。赶紧从背包里找了找,一包纸巾,找到了,直接递给了她,她好像在慢慢抬头看我。我看了看她,没倒地,也许还好吧。于是,慢慢走开。不过,那天中午吃快餐过后,我问后面座位的领导借了一张纸巾。她看了我很久,有点不好意思。我没跟她微笑,转身走开了。一大早,我赶着上班,还不够清醒呢。身边认识的女子,有劳累奔波的,有身体不适出门很可能晕车的。听过和见过她们的经历。远在他乡,旅途遥远,来到这个城市,或者路过这个城市。自己照顾自己,一大早在地铁呕吐,我们都知道,那不是她的本意。身体不适的原因,很明显。待到她是你的家人,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,我们顺便理解一下而已。那个在地铁呕吐的女士,你在这个城市还好吗?

One thought on “世界,您好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